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嫡长女她见色起意
《嫡长女她见色起意》周濯清凝光小说在线阅读

《嫡长女她见色起意》周濯清凝光小说在线阅读

嫡长女她见色起意
周濯清凝光是作者闻十洲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,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,是闻十洲很有代表性的一部古言小说。那么周濯清凝光的结局如何呢?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
若水林府清涟院。主卧靠窗边,端坐着一位身着湖绿色绣昙花暗纹......
作者:闻十洲 更新时间:2022-07-26 18:20:14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若水林府清涟院。

主卧靠窗边,端坐着一位身着湖绿色绣昙花暗纹襦裙,眉眼清秀的姑娘,姑娘俯身斟了一杯茶,不紧不慢的端起,抬眸望向窗外,院里种着十几株桃树。

正值阳春三月,桃花盛开的季节,微风吹拂间,树上的桃花簌簌落下,喝茶赏花,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。

倏尔,外头响起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打破了这一室的寂静。

不多时,一个身着翠绿色比甲的丫鬟自外面走了进来,圆润的小脸上难掩着急之色,她进屋后,在瞧见那抹湖绿色身影后,就忙不迭的道,“小姐,京城里来人了。”

“京城?”被称为小姐的,是这林府的小小姐周濯清,她清秀的小脸上露出疑惑之色,偏头看向丫鬟凝光。

“是的,小姐。”凝光又上前几步,“京城周府的人,来的是一位向嬷嬷,是那位身边的得脸人。”

听凝光说,来的是周府的人,周濯清脸上的疑惑便没了,恢复到以往的淡然,徐徐抿了一口茶杯里的茶水。

“小姐,那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”凝光想不通这其中的关窍。

“还能是什么意思?肯定没安好心。”随侍在侧,同样一身翠绿色比甲的琥珀没好气的道。

“与其在这儿猜来猜去,到前头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周濯清搁下手里的茶杯,慢悠悠的起身,迈着悠闲的步伐,带着两个丫鬟朝林府会客的花厅而去。

与此同时,林府会客的花厅。

主位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上了年纪的老者,另一边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,而下首坐着一位打扮得体,神情严肃,看来四十来岁的嬷嬷。

“老太爷,老夫人。”向嬷嬷喝了盏茶,按捺不住的开口了,“老爷的意思是,想接大小姐回京,为她寻一门好的亲事。”

“你跟老朽说这个没用。”林老爷子摆了摆手,“这个事儿还得阿染同意了才行,阿染若是不想跟你们走,老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跟你们走的。”

“老太爷这般,难道不怕耽搁了大小姐的花信吗?”向嬷嬷再接再励,来之前夫人就叮嘱过她,一定要把人带回京,“大小姐及笄满一年了,在若水这个小地方,哪里能寻到家世样貌性格也好的如意郎君呢?”

“这件事就不劳嬷嬷操心了,嬷嬷还是先操心操心自己为好。”突然***来的一道声音,令向嬷嬷不自觉的循着声音望过去。

就见从大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湖绿色绣昙花暗纹襦裙,眉眼清秀,气质淡然的妙龄姑娘,徐徐走来间,周身的气度着实不像若水这小地方能培养出来的。

打了个照面,向嬷嬷便猜出这姑娘的身份,连忙起身行礼,“给大小姐请安。”

周濯清没搭理她,径自走到两老的跟前,徐徐福身行礼,“阿染给祖父祖母请安。”

“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老夫妻俩见到外孙女,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。

周濯清缓缓起身,方才将目光落在了向嬷嬷的身上,“嬷嬷起来吧!”

向嬷嬷僵着脸,“谢大小姐。”

“向嬷嬷走这趟之前,可知晓我同周府的恩怨?”周濯清缓缓落座在圈椅上,语气淡淡道。

向嬷嬷听言,心里一紧,她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,“大小姐说笑了,一家人之间哪里有隔夜的仇呢?”

“呵呵。”周濯清嗤笑了两声,她摇了摇头,就道,“什么时候启程?”

“啊?”向嬷嬷有点跟不上她的思绪,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“只要大小姐同意,随时都能启程。”

“那好,你先到外面候着,等我的婢女收拾好箱笼,就可以走了。”周濯清倚着圈椅,懒洋洋的道。

“好的,大小姐。”向嬷嬷哽了一下,将诸多劝说咽回了肚子里,她朝着老夫妻俩行了一礼,又给周濯清行礼,才缓缓退出花厅。

向嬷嬷离开后,林老夫人苍老的眸子里满含担忧的望向外孙女,“阿染,你真的要跟她回周府?”

“是的,祖母。”周濯清轻声应着,“原本他若是一直把我丢在这里,不管不问,老死不相往来,我是没心思同他计较的。”

“可他现在打算接我回京,那以往的恩怨,就得拿出来同他好好计较计较了。”

“阿染……”林老夫人欲语泪先流,低低的抽泣声在花厅内响起。

“祖母。”周濯清连忙起身,走到老夫人的身前,拿出帕子给她拭泪。

“阿染,去了周府,祖父祖母不在你的身边,要好好保护自己啊!”林老夫人吸了吸鼻子,枯瘦的手,握住了她的纤手,叮嘱道。

“祖母放心,阿染会好好保护自己的,不会让祖父祖母为我担忧的。”周濯清轻笑道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别哭了,阿染长大了,会保护好自己的,你别瞎担心了。”林老爷子出声安慰着老妻,他心里可是门清,这丫头可不像表面那般柔弱可欺啊!

“阿染,去了京城,要记得给祖父祖母写信报平安啊!”林老夫人忍不住又道。

“嗯,我会的,到时候祖父祖母可不要嫌我烦啊!”周濯清轻轻应着。

周濯清握着林老夫人的手,叮嘱着,“祖母,我离开后,您可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啊!要乖乖喝药哦。”

“还有祖父也是,我给您捣的草药贴,要记得敷哦!”

“知道啦,知道啦,你还是赶紧走吧!”林老爷子的底儿都快被外孙女给掀光了,他不乐意的撇嘴道。

“阿染,你放心,我会帮你盯着这老头子的,他要是不听话,我就写信,让你骂他,看他听不听话。”林老夫人拍了拍外孙女的手,信誓旦旦的说。

林老爷子哼了一声,瞥了眼老妻,“咱俩都半斤八两,谁也别说谁。”

周濯清看着两老还是如以往一般斗嘴,清秀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意,随即敛去,她牵起两老的手,一脸郑重的道,“阿染的至亲只剩下祖父祖母,还望祖父祖母好生保重身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