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闪婚傅少太黏人
抖音小说闪婚傅少太黏人by一只小奶喵在哪可以看

抖音小说闪婚傅少太黏人by一只小奶喵在哪可以看

闪婚傅少太黏人
小说《闪婚傅少太黏人》主角是江枝傅延深,是一只小奶喵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,该作品剧情精彩,字字皆是看点,字字神奇,非常值得推荐。四年前,江枝被自己最亲信的家人陷害入狱,失去孩子!四年后,江枝因八字匹配,嫁给那只手遮天的大佬!可是谁知大佬竟是一个植物人!江枝手撕渣妹,脚踩渣男!并打算乘机逃跑,却不想大佬忽然醒来!都说大佬心狠手辣,冷酷无情,可是在她面前为什么却像一只小绵羊?枝枝,不要走我要亲亲。枝枝,头疼,揉揉。枝枝,抱抱望着整日黏着自己妈咪的男人,小家伙表示很委屈!妈咪是我的,不许抢!
作者:一只小奶喵 更新时间:2022-09-01 15:38:24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 

第15章 监狱往事

晚上七点。

江枝将车子给叶蔚然送回去后,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深海酒吧门口。

从车上下来后,江枝付了车钱,就迈开步伐直直的朝着二楼的一个包厢走去。

包厢里面已经坐了一个男人,在江枝刚打开门的时候,一道犀利的目光就朝着她射了过来。

江枝面色清冷,与这道目光对上。

“坐。”立辞将江枝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后开了口。

在立辞打量江枝的同时,江枝也将眼前的男人打量了一遍。

他很年轻,与他的身份地位看起来有些不太相匹配,长相倒是与立蓝有着五六分相似。

江枝坐下来后,立辞没有一丝绕转弯子直接的朝着江枝开口道:“你说你在监狱里面救过我姐姐,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他的眼神中透露着警惕,在说话的时候也是盯着江枝的眼睛。

江枝从随身的包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盒子,朝着立辞递了过去。

立辞奇怪的看了一眼江枝,但是并没有伸手接下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你姐姐给我的。”

立辞眯了眯眼睛,依旧还是没有立刻伸手接下。

江枝有些奇怪。

对视一会儿后,江枝准备将盒子收回来自己打开给他看,却见立辞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个白手套戴上,又拿出一瓶酒精,对着江枝手中的小盒子喷了喷后,才将盒子拿了过来。

江枝:“……”

立辞朝着江枝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习惯了。”

江枝抽了抽嘴角,没说什么。

立辞将盒子接了过来后,漫不经心的打开。本是随意的朝着盒子里面瞥了一眼,可是在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时立辞愣住了。

他将自己手上的手套慌张的扔去,伸出手去将盒子里面放着的一串手链拿了起来。

他的声音在颤抖:“这是我给我姐姐编的……”

“我和她是在监狱里面认识的。”江枝开了口,“帝都的监狱里面很乱,你应该知道。”

帝都的监狱很残酷,想要在监狱里面存活下去,必须与别人争斗,监狱里面的物资除了靠着劳动来获得外,还可以抢夺。

当时的监狱里面分成了两派,一派以立蓝为首,一派以另外个中年女人为首。

江枝刚进监狱的时候,是刚生完产,身体很是虚弱,刚领到的食物根本来不及送到自己口中,就全被抢走。

在监狱里面最不能有的就是同情心,可是偏偏立蓝的心中埋藏着。

不过用立蓝的话来说,是看她长得好看,她才会在她最虚弱的时候保护了她。

后来,她在监狱里面摸爬滚打,和立蓝成为了最好的搭档。可是正是因为立蓝的这份同情心,让立蓝遭受别人的背叛,差点丧命于对面一派的老大手中!

是江枝在狱警送饭的时候,挟持了狱警让他们找医生来给立蓝看病,立蓝才保住了自己的命。

但是,这也导致江枝在后来差点被打死!

“我和你姐姐算是互惠互利。”江枝面色清冷,“当初如果不是她护住我,我可能在刚入狱就死了。所以,我提出的要求,你帮不帮我都可以。如果你愿意帮,我会按照正常的价格去支付你酬金。”

立辞盯着自己手里面的手链,紧紧的抿着唇,沉默不语。

江枝坐在沙发上,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瓶水喝了一口,很有耐心的等着立辞回答。

“我打探过你,你是犯了故意杀人罪入狱的,被判了无期徒刑。可是你是怎么出来的?”立辞将手链小心翼翼的握在手里,朝着江枝看去。

江枝道:“这和你没多大关系。”

立辞见到江枝不想说也没有再逼问:“既然问姐姐把这条手链给你,肯定是希望我帮你忙的。只要你提的要求不过分,我会帮你。但是我有个额外的条件,这周末,你……带着我去看看我姐姐。”

江枝眉头一挑,立辞却将视线移开了。

但是他放在身侧紧握着的手,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紧张的心情。

他怕江枝不答应,毕竟没谁从那个地方刚出来几天后,还想要再去,即便是去探监。

但是……他已经五年没有见到姐姐了……

就在立辞以为江枝不会答应的时候,江枝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我答应。”

立辞的眼中带上了一抹激动!

“好,好好,你的要求是……”

立辞刚想要询问江枝想要找他帮什么忙,口袋里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立辞抱歉的朝着江枝看了一眼后接听了电话。

二十秒后,立辞将手机放下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:“江小姐,不好意思,我朋友来给我送了个东西,就在酒吧门外,我去拿一下!”

“好。”江枝点了点头,她也跟着立辞起身朝着包厢外面走去。

她准备去一下卫生间。

隔壁包厢。

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正坐在沙发的最角落。他的一张脸宛如天神一般俊美,脸部轮廓棱角分明,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下是一颗泪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