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休夫弃妃要改嫁
小说推荐求好看的小说楚宁凉云迟大结局(休夫弃妃要改嫁)

小说推荐求好看的小说楚宁凉云迟大结局(休夫弃妃要改嫁)

休夫弃妃要改嫁
热门好书《休夫弃妃要改嫁》是来自作者楚宁凉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楚宁凉云迟,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、设置悬念、前后照应,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。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,让我们一起来看吧。一睁眼,楚宁凉就穿越变成六皇子府上最不受宠的六王妃。被渣男家暴、家族抛弃、陪嫁小妾欺负到头上、日子苦不堪言。但!那是原主的事儿,如今的楚宁凉可不是好欺负的,被家族抛弃?笑话,她有皇帝老儿跟他娘当靠山,还稀罕你那小小的权贵府吗!小妾丫鬟敢欺负她?立即发卖到岭南为奴为娼。至于渣男,一封休夫书甩脸上,井
作者:楚宁凉 更新时间:2022-09-01 15:40:14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 

第11章 云良人

事情结束,皇帝一让他们退下,楚宁凉就跟脚底抹油似的跑了,不管是楚伦又或者是公孙烨,谁都追不上她。

照着记忆,楚宁凉跑到了御花园,再确定后面没有其他的人追上来后,她才松了口气。

现在才刚过正午,正是宫里的主子们休息的时候,宫人们又忙着自己的事务,这个点儿没啥人来御花园。

楚宁凉随便找了个长椅躺着,翘着二郎腿,想着要应该要怎么打接下来的怪。

嗯,这个怪就是公孙烨。

在经历这次事件,回去之后公孙烨自然不敢顶风作案要了她的小命,但还有一种活法,叫生不如死。

其实,若是楚宁凉方才在殿前时多多讨好公孙烨,回去也不会太过难过,大不了就是跟从前那样被打入冷宫罢了。

但遭遇了这么多非人的折磨,还差点因公孙烨挂了,她怎么可能还回去讨好那狗男人。

楚宁凉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这么卑微,她方才没有在殿前落井下石,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很伟大了。

不过在痛快的给公孙烨下绊子后,她就开始烦恼了。

她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才好呢……

她随手摘了个狗尾巴草含在嘴里,瞧着的二郎腿脚裸一甩一甩的,好不惬意,然后……

楚宁凉就光荣的睡着了,完全忘了自己那不太好的处境。

“你怎么搞的,云良人娘娘每天下午都要吃燕窝不假,但你送来白燕是什么意思。”

楚宁凉正睡得舒服,就被一道训斥声吵醒了,她疑惑的坐起来,瞧见在另一边走道上,一个宫女正在训斥另一个宫女。

看穿着骂人的那个宫女是一宫的首席宫女,而另一个只是普通宫女。

“云良人吗?”

楚宁凉呢喃着,开始仔细回想。

云良人是五年前才入宫的,是舞姬出身。

舞姬是比宫女还要不如的身份,在这些当主子的人眼里,就是一只狗,任人玩弄的玩具罢了。

但这个云良人的手段却极好,在入宫成为宫廷舞姬的头一年便得到了皇帝的宠幸,自少使的位置起就一直往上爬,第三年怀孕生了个皇子,进位良人,地位稳固。

不过楚宁凉是听说这个云良人性格刁蛮古怪,不是个好相处的,而且听说最近脾气更是坏。

“乐心姐姐对不起,奴婢现在就去重新换一碗。”

宫女哭哭啼啼的走了。

乐心很无语的模样,后来她又走到旁边的荷花池中照了一下容貌,忧愁的碰了碰自己手上的面疮。

“怎么还这么疼啊,什么时候能挤……”

她嘀咕着,一脸忧愁。

“这痘痘可不能挤,你这个是闭合性痘痘,用手挤要是处理不当,很容易有痘坑。”

乐心正嘀咕着,一道张扬的声音却忽然传了过来。

她下意识的回头,还以为是那个没规矩的宫女,但没想到是六王妃。

王妃入宫的的款式都是特定的,只是衣裙的颜色以及花样可以自己捣鼓,即便不知其人,但看穿着就知道是什么身份。

“参见六王妃。”

虽然在婚后楚宁凉并不怎么入宫,但乐心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楚宁凉的身份。

毕竟当初楚宁凉闹出这么大的丑闻,别说满宫,就算是坊间也是各种传闻,谁还不知她六王妃楚宁凉的大名。

楚宁凉倒是没有多想,只是多看了宫女一眼:“你是云良人身边的首席宫女,乐心是吗?”

“是。”乐心说,虽然心中也是看不起楚宁凉当时跟六皇子苟且的行为,但态度上却也不敢有什么逾越,“王妃若是没有事情吩咐奴婢,那奴婢就现行告退了。”

乐心说着就要退下。

“诶诶诶,我也又不是母老虎,你这么快离开干什么。”楚宁凉说着,挡在了乐心的面前。

乐心笑笑:“是奴婢手上还有事情要做,云良人一会儿要用血燕,奴婢得去厨房盯着,不然那些奴才就要疏忽懒惰了。”

明明是不想跟楚宁凉打照面,但她却说的滴水不露。

果然,在这宫里头混的人,没谁嘴巴不利索。

楚宁凉笑着,指了指她的面疮说:“这个你想不想好。”

“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,哪里值得王妃挂心。”

楚宁凉翻了个白眼。

她就这么招人嫌吗。

楚宁凉想着,环境左右看了看,说:“以房应该离这里不远吧,你带我去你那儿看看。”

以房是宫女的所住之地。

乐心觉得奇怪,但她这个做奴婢的并不好反驳什么,看似脸上笑眯眯,实则满心怨念的带着楚宁凉去以房。

首席宫女是能有自己的独立房间的,不需要跟别人共用一间房。

乐心还以为她要做什么,但只见她一进屋就朝她的化妆桌走去,还回头对她招手:“过来。”

乐心犹犹豫豫的走过去。

楚宁凉让她坐在椅子上,紧接着,她居然拿起了一根绣花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