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糙汉猎户的娇厨娘
糙汉猎户的娇厨娘秦香云赵覃川阅读_糙汉猎户的娇厨娘文本在线阅读

糙汉猎户的娇厨娘秦香云赵覃川阅读_糙汉猎户的娇厨娘文本在线阅读

糙汉猎户的娇厨娘
秦香云赵覃川是小说《糙汉猎户的娇厨娘》中的角色,该部小说的作者七里香香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糙汉猎户的娇厨娘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秦香云赵覃川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,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,环环相扣,一起来看穿越重生小说《糙汉猎户的娇厨娘》吧被山贼掳走后,县城里的第一美人,被迫嫁给了救她性命的猎户,猎户长得五大三粗,是个不懂风花雪月的糙汉,不但一穷二白,还脸上带疤,身边带崽。 县城第一美人一哭二闹三上吊,死了。秦香云,天下第一美食楼当家主厨,带着空间神兽,带着美食,穿越而来
作者:七里香香 更新时间:2022-09-01 15:40:48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 

第14章

赵婶见秦香云不愿卖,也不知该如何劝,只能想着等会儿,她去卖家里的那些蔬菜的时候,顺便问问买菜的人,需不需要买些,带回去尝尝。

秦香云和赵婶很快就回到了市集内,李汉正木讷的站在木板车前,被一个中年妇女砍价,砍得大汗淋漓却硬是说不出话。

秦香云见状,走上前,拿起了李汉卖的菜,望向那名中年妇女道,“这位妹妹,你看这豆角,又新鲜又饱满的,一斤两个铜板真的已经是最便宜的了。”

那中年妇女听到身边悦耳的声音,望向了秦香云,见秦香云梳着妇人的发髻,有些喜滋滋的道,“什么妹妹啊,我都好几十岁的人咯。”

“哪有?您瞧着也就十八、九的模样。”秦香云两世的年纪加起来,喊眼前的人妹妹,喊得毫无违和感,她笑着道,“这位妹妹,这豆角是自家种的,吃了可以让你永远都这般健康美丽呢。”

秦香云的话说的眼前的中年妇女心里那个高兴,脸上全是笑意的道,“瞧瞧你这小XF小嘴甜的,好吧,两个铜板就两个铜板吧,给我来三斤。”

李汉愣了一下,还是赵婶上前帮忙了,他才回过神,急忙拿出秤砣,称了三斤豆角出来。

秦香云在中年妇女等待的空挡,特地将早先封好的一小包花生,塞到了中年妇女的手中,开口道,“这位妹妹,你一口气买了我们三斤菜,我也没什么好送的。这是我们家自己种的花生炒出来的花生仁,量不多,你可别嫌弃。”

中年妇女瞧了眼手里的花生米,用干净的纸袋包裹着,有一个拳头的大小,免费送的,得到的人总是会觉得占了便宜的,她这会儿是越发的高兴了,“你这小XF,可真会做生意。”

周围都是赶集的人,还没见过谁买菜还免费得到花生的,有人瞧见了,便开玩笑道,“不知我们买,有没有得送呢?”

“我带了好几十斤来,本来是打算卖的,但瞧着在场的哥哥姐姐,弟弟妹妹都如此亲切。这样吧,凡是在我们这儿买够三斤菜的,就免费赠送一包小的花生。买够十斤的就送一包大的。”

李汉和赵婶拉来的菜也有三百来斤,这些都是他们今早刚从地里采摘下来的。他们本来是打算运到专门收菜的酒楼客栈,低价卖的。

但没想到,秦香云会想出这种贩卖的方式,更没想到的,身边赶集的人瞧着他们的菜是不错,品种也多,秦香云人长得漂亮,嘴巴还甜,一个个都凑热闹的要了三斤。

这一下子就卖掉了一大半的菜,赵婶也是收银子收到了手软。

秦香云装好的各类花生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。

越热闹的地方越吸引人,不到一个时辰,赵婶这次运来的三百来斤菜,全都用零售的方式卖了出去,赵婶收钱收得眼睛都笑没了,她没算具体的钱,但是肯定是比两斤一个铜板,要翻了好几倍的。

赵婶的菜都卖完了,周围也有不少卖的量比较少的菜农都回去了,木板车上只剩下了秦香云还没送出去的几十斤花生和一壶油。

赵婶见了,于心不忍道,“幼幼他娘,这次多亏了你,我们才能多赚这么多银子。你瞧……”

秦香云一点儿都不急,她在等那些吃了她花生的人。

刚才来买菜的人里面不乏看起来有闲钱买零食的大妈大婶,这些人掌管着家里的经济大权,来买她几斤花生,肯定是不成问题的。

赵婶说完,见秦香云脸带笑意恬静温婉的站在那儿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这卖菜,肯定也有卖不出去的。

但是,很快,赵婶的担忧就被好几个快步走过来的女子给冲散了。

最快回来的就是刚第一个来买菜的中年妇女。

她回到家,熬了粥,想到秦香云送的花生,就拿出来倒在了碗里。

谁知,她家男人和一向不爱吃早饭的孩子,居然一吃就吃上瘾了,还问她是在哪里买的,还有没有,就连怎么逼都不吃早饭的孩子都向她保证,以后只要有花生吃,他每天都会起来吃早饭。

她听到这话,那是一个高兴啊。

想起秦香云说过,花生本来是拿来卖的,她二话不说带着银子就跑了过来。

见秦香云还在,她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似的,抓着秦香云就道,“小XF,你的花生还有吗?多少钱一斤,我想买几斤。”

秦香云听了,故意低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,“有是有,但就是价钱有些贵。而且,我带来的花生也不多了,这位妹妹,我和你一向是有缘的,你要的话,我可以卖给你两斤。”

有点贵?

这位妇人家里是杀猪的,几个铜板,还是拿得出的,更何况这事关孩子。

她拍了拍胸脯,豪爽的开口道,“没问题,只要一斤不超过十个铜板,就给我来两斤吧。”

“十个铜板倒是不用的。本来每样花生的价格都是不一样的,但看在我们有缘,我把每样都给你拿点,就六个铜板一斤吧,正所谓六六大顺。”

“好,就六个铜板吧。”这位妇人的预期价格其实是六到七个铜板一斤,如今秦香云说的正好是她的心理价位,她心里越发的高兴了。

要不是秦香云说只能卖给她两斤,她都想说,来三斤了。

人们在吃的上面,总是特别舍得花钱。

这位妇人是第一个来的。

很快,第二个,第三个,第四个,第五个,全都成了回头客。

这些人争先恐后的赶了回来,她们中有些是家里有人嘴馋的,有些是自己嘴馋的,有些是买去以后待客的,总之,就是觉得味道这么好,品种这么齐全的花生,错过了这家就没有下一家了。

秦香云这次只是来钓鱼的,她带的花生全部加起来也就一百来斤,除去开始送出去的,只有八十几斤,除了第一位,其他人来了,全都是限购一斤。

但越是限购,越显得东西的珍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