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疯批王爷的下堂妃
现在火的小说在线阅读(疯批王爷的下堂妃)

现在火的小说在线阅读(疯批王爷的下堂妃)

疯批王爷的下堂妃
小说角色名是楚乐元夜寒的名称为《疯批王爷的下堂妃》,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今朝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,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,真的超好看。辱她者,欺还之!一朝穿越,成了他最厌恶的下堂妃。吃剩菜,睡破房,遭陷害,遇狂蟒!楚乐笑眯眯提着棍子,和离!但债,她照讨不误!摇身一变,她名动京城。银库日进斗金,美男趋之若鹜。谢家二少爷送玉如意一柄。冷家小少爷送夜明珠十件。楚乐眸光慵懒,就没什么新奇的玩意儿?有的,您那和离的疯批王爷要把他自个儿送给您,眼下已洗好上榻等着您了。
作者:今朝 更新时间:2022-09-01 15:41:10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 

第9章 :博弈开始

​一天后,楚乐整张脸被晒得火辣辣的疼,她无力地舔舐着干涸到起皮的下唇,却发现唾液都少的可怜。

额头还有未干的汗迹,她晃晃头,发觉自己晕的厉害。不光如此,她的肩膀和腰肢都酸痛无比,好像随时都会断掉一样。随着她的晃动,木柱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一下一下,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...楚乐掀开眼帘,映入眼底的是熟悉的身影。

元夜寒静静地望着楚乐,眼底夹杂着疑惑与阴冷,“烟儿醒了。”

楚乐并不意外,她笑着,嗓音有几分沙哑,“所以你过来是准备放了我?恭喜你,总算做了一件好事。”

元夜寒缓缓抚上楚乐的下巴,冰冷的指尖与火热的面庞形成鲜明对比,他挑起楚乐的脸,眸光一暗,“你的医术,什么时候学的。”

楚乐身子一僵。

元夜寒眯起危险的风眸,那日他心急如焚忽视了这一点。入府之前他查的清清楚楚,楚乐完全就是一个除了好看之外一无是处的草包,入府后更是从未出过门学艺,怎么可能会医术!

“你不是楚乐。”元夜寒忽然道,“你到底是谁?楚乐绝不可能会反抗,更不可能会这些!”

楚乐看着元夜寒,嗤笑起来,“什么医术?你说的该不会是我给沈容烟扎的那几针吧?不过是为了报仇单独学了几个穴位而已,你真当我会医术?还有,之前的楚乐不反抗是因为爱你,任你冷落,任你欺辱打骂。现在不爱了为什么要忍着?你该不会以为自己是皇上吧,是个人都得围着你转?白日做梦。”

怒意迅速席卷而来,元夜寒双拳捏的嘎吱作响,“楚乐,你胆敢!”

“王爷!王爷不好了!”

楚乐看了一眼元夜寒贴身小厮,说道:“你家王爷好的很,瞧瞧,两个拳头还能使那么大劲儿准备打我呢。”

元夜寒都要被楚乐气死了,她怎么什么时候都能如此戏谑?

他忍住怒意,冷声问:“什么事,这么匆匆忙忙。”

小厮道:“九王来了,眼下正在门口!”

九哥!?元夜寒眸光冷厉,“把她抬到里厅!没有本王的允许,谁都不许把她带出来!”

元夜寒匆匆离去,楚乐垂头深思,这元夜寒定是怕自己这幅模样被人发现。

身子和木柱倏地一晃,耳边传来小厮埋怨的声音:“我的妈,王妃娘娘咋这么重?”

话落,小厮觉得背后一凉,楚乐正阴森森地盯着他,一字一顿,“你、说、什、么?”

吓得小厮倒吸了一口冷气!

“王妃娘娘,您没昏死啊?”

楚乐:“...”

还没,但快了,快被元夜寒的小厮气死了!

小厮把她拖到了屋子里面,挡住了太阳,楚乐顿时觉得好了不少。她珍惜这简短的时间,刚一闭眼,外面就嘈杂起来。

“快点,给王妃娘娘收拾好了,眼下王爷正带着九王到处走,可别让九王发现了王妃娘娘这副模样!”

楚乐眉心一拧,紧接着,她被人放了下来,那些婆子们在她脸上化了一通,又给她套了一件衣服。

“府内有贵客,王妃娘娘须得当心着点说话,要是让人家察觉出来了...”赵嬷嬷顿了顿,忽的神色狠厉,“王爷可说了,让王妃娘娘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楚乐心中冷嗤一声。

“你可认识那日抬我去见浅溪的婆子?”

赵嬷嬷一愣,不知道楚乐为何这么说,“认识,她跟我是同房,最近受伤了,没出来走动,怎么了?”

楚乐唇畔勾起一抹弧度,眼底的冰冷深不见底,“那她可告诉过你,她为什么受伤么?”

一股骇人的气息倏地扑来,赵嬷嬷脸色一变,难不成是王妃娘娘做的?!

楚乐噙着笑意走了出去。

离亲王府内的桃花开的正盛,楚乐一席白色罗裙镶金色丝边缓缓地走到了树下。

那些婆子说了,元夜寒就在这附近,让她做做样子就赶紧走,免得九王怀疑。

她双眸微眯,两道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,楚乐脚下一凝。

“过些日子就是百花宴了,到时候所有人都要带家眷过去...”

这句话清晰地传入了楚乐的耳朵中,她眸光一闪,百花宴?

还要带所有家眷过去?!

那她到时候岂不可以见到原主她爹,逃离元夜寒的魔爪了?

嘎吱——

楚乐踩到了一根树枝,她眨眨眼,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。

元夜寒余光倏地瞥见一道身影,眸光流转几分讽刺。

“好端端的你来做什么!回你的院子去!”

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点,只见楚乐波澜不惊,神情淡淡地丢了一句话。

“我这就回去,不过我奉劝王爷一句,别总生气,生气早死。”

元夜寒捏紧双拳,恨不得直接捏死楚乐。

...

趁着那些下人们没追上来,楚乐开始四处观察,门口都是侍卫,能逃跑的围墙内也布满了人手,看来元夜寒下足了力气阻止自己逃出去。

她压下逃走的心思去找浅溪,可离亲王府太大,转来转去竟迷了路,不由得坐在石头上休息片刻。

她细眯着眼,盯着追上来的元夜寒笑道:“哟,王爷,这么不巧?居然又见面了。”

元夜寒扣住楚乐手腕就要带走。

楚乐薄唇一勾,拆下步摇就顶在了元夜寒的胸口,“又要绑我?是怕我跑了?”

男人冷声道:“这还用问。”

“你大可放心,因为我不会再跑了。”

元夜寒半信半疑。

楚乐道:“你将四周围的密不透风,我就算是飞都飞不出去,既然如此,我何必白费力气?”

“你倒是有自知之明!”元夜寒喉间溢出冷笑,“只可惜,本王不想这么快就放过你!”

楚乐摁着步摇的手微微用力,笑的明媚。“听说过几日就是百花宴了?”

元夜寒眸光一沉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百花宴上需要带家眷,你确定还要折磨我?不怕到时候让皇上闻到了血腥味儿?”

元夜寒思量着,楚乐单单靠一张嘴不会出事儿,可若是真让皇上发现她身上有伤,恐怕和烟儿的婚事就要悬了。

他咬牙道:“算你走运!”

楚乐的手被打到一旁,手背顿时红了一片。她盯着那红印,忽的出声道:“元夜寒。”

既然她有机会离开,那在离开之前,新仇旧恨,是不是也该算一算了?

她眨眨眼,一双眸子笑意盎然。

元夜寒面色深沉,“又叫本王作甚。”

楚乐缓缓走了过去,靠近元夜寒身边,她才停了下来,“如果我告诉你,沈容烟是假怀孕呢?”

什么!?这怎么可能!

元夜寒瞳孔迸发几抹凌冽的冰霜,孩子一直是他的死穴!

“楚乐,别以为本王现在不能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,胆敢污蔑烟儿,你也不想想受不受得起这后果!”

楚乐淡定自若,“我受不起,所以我没有污蔑。一个刚刚小产的人有力气与你颠鸾倒凤?元夜寒,枉你还是个王爷,竟连这点道理都不懂。”

“胡说,那夜本王与烟儿分明还没...”楚乐的话顿时刺醒了元夜寒,他面色阴沉的可怕,一字一顿,“如果你敢骗本王的话,本王绝对会让你后悔这么做!”

楚乐偏头轻笑,“不敢。不过你最好找宫中的太医,而不是一直伺候烟儿的人。”

元夜寒脑子里的那根弦彻底断了。随着元夜寒匆匆离去,楚乐的笑意一点点的在张扬。

以为这就是她的杀手锏吗?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

对于她来说,这场博弈才刚刚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