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傲娇顾少超宠妻
傲娇顾少超宠妻更新全集

傲娇顾少超宠妻更新全集

傲娇顾少超宠妻
《傲娇顾少超宠妻》是森森燎原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小说,作者文笔细腻,小说的剧情不落俗套,尤其是焉声声顾时帧人设很吸引人,傲娇顾少超宠妻整片文笔极佳,强烈推荐。一次联姻,焉声声嫁给了传说中的京城恶少顾时帧。她胆战心惊地幻想了非人哉的婚后生活,怯生生道:我会不会被家暴?可谁知,耸人听闻的顾家大少,竟是个傲娇毒蛇的中二少爷?他说:爱上我是你最明智的选择!面对归国女配深情告白,他说:你有病?明明嘴上句句嫌弃,偏偏每次,他总能用他独一无二的借口,肆无忌惮地维护自己的女人!哪里是什么残疾大佬?明明就是个把焉声声宠上天的
作者:森森燎原 更新时间:2022-09-01 15:58:35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 

第10章

顾时帧先是微怔,随后是低低的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女人觉得自己被赤裸裸地嘲笑,懊恼十足,“什么素质?!我以为来这家酒店的都是素质良好的上流人士,看来今天第一天开业,保安疏忽了,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放进来了!”

“你是这家酒店的员工?”顾时帧凑趣地问道。

女人拿出工作铭牌,放在胸前,展颜笑道,“不好意思,我是这家酒店的人事部经理,对于你们这样的人,我可以随时请你们出去!”

“哦,原来是经理啊,Grace现在挑人眼光是真不行,这酒店才刚开呢,人事部经理调了这样一个人,啧啧,是自毁前途啊!”顾时帧从容道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女人还没意识到,殊不知后面的何嘉俊是大气不敢出一下,脸色都吓得铁青了,“你在嘲讽我?”

“没有,我是说你...”顾时帧掀起眼皮扫了眼,“你的形象不太适合,毕竟我们酒店主张的是‘青春、自由、新潮’。”

说话间,女人已经拨通了保安的电话,“游泳馆1号更衣室这边有两个顾客,恶意言语,损坏酒店氛围,麻烦来一下。”

女人摇了摇手机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转而看向何嘉俊,话还没说出口,却被他阴沉着的脸吓了一愣。

“嘉俊..你怎么了...”

“别问他怎么了,我想,大概率有事的是你。”顾时帧淡淡道。

“你好,请问那两个人在哪儿?”保安冲了进来,还未看到女人,便先看到顾时帧。

顾时帧下车的时候,保安就在门口站着,自然认得出来。

“是他们两个吗?”保安指着女人和何嘉俊,问顾时帧。

顾时帧什么也没说。

“你们搞错了,该抓的是他们两个!”

见女人还在犯傻,何嘉俊再也看不下去了,“刘春,那是顾总,顾氏集团的总经理,新逸酒店就在他们旗下!!!”

“什么?”女人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,双腿发软,瘫坐在地上,目光呆滞,不知所向。

“女士,你不用这么害怕,跟我是谁没关系,单纯是因为,您的行为严重损坏了顾客体验,酒店风貌,客观来说,您不适合这个职位。”顾时帧正色道。

女士跪在原地,一动不动,求情的话梗在喉咙口,最终是被保安拖了出去,何嘉俊一脸嫌弃的模样,跟在她的后面。

“亲、爱、哒?”顾时帧打趣的语气重复了一遍,“叫的挺顺口。”

焉声声挪开几步,打了个喷嚏,补了一句,“谢谢。”

顾时帧侧头看她,皱眉道,“这么湿也能忍到现在?你可真行!”

为什么话从顾时帧嘴里说出来就格外难听,焉声声也不想跟他争辩,拿着衣服就进了更衣室。

顾时帧只是觉得齐苒太烦人了,一直追着他问。而记忆中看见焉声声往这边走,鬼使神差般地就想过来看看。

换好衣服出来的人,一波接着一波,每每有人出来看见顾时帧,都习惯性地低头含羞。不管是不是残疾,就单是那张五官如同被雕刻出来一般俊秀的脸庞,都足以让少女频频心动。

等了好一阵子,没人出来了,也不见焉声声出来,顾时帧扯了扯嘴角,试探性地喊了一句,“焉声声?”

无人应答。

“焉声声!”他这次喊得大声了点。

依然无人应答。

他骂骂咧咧地拿出手机,打她的电话。

“该死,竟敢不理我。”

手机铃声在更衣间里响起,听声音应该是在离门口最近的那间,接着是重物摔到在地的声音。

顾时帧握手机的力度加大了些,“焉声声?你回我一下。”

手机无人接听,说话也没人回应。

顾时帧想,这个笨蛋,怕不是晕倒了?

他看了下手表,这个点大概是人都走光了。

他又看了眼四周,

要不..进去看看?

他继续打通着电话,根据铃声找到了焉声声的位置,就在研究怎么开锁的时候,门被打开了。

焉声声被两人相撞的那一丝反冲力击垮,无力地摊在了顾时帧的胸口。

......

顾时帧猛地瞳孔骤缩,恍惚间清晰地听到隔壁更衣室开门的声音….

和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。

他一手搂着焉声声的腰,一手捂着她的嘴,迅速躲进了更衣室。

出去的女人还不解地摇了摇头,“第一次见这么高的女人。”

感受到指尖传递出来的温度,顾时帧低头看焉声声满脸冷汗的样子,意识到焉声声这是发高烧了。

“该死,可真会挑时间发烧,要是外面有人,别妄想我会为了救你,让我成为第二天的娱乐头条!”顾时帧不耐烦地看了眼焉声声,她长长的睫毛垂在下眼睑,脸已经在发红了,看得他有一瞬间的出神。

接着他爆了一句粗口。

焉声声,你可真会装可怜。

他笨拙地将焉声声换下来的湿衣服盖在头上,就打算抱着她往外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