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疯批王爷的下堂妃
书荒求小说疯批王爷的下堂妃第47章在线阅读

书荒求小说疯批王爷的下堂妃第47章在线阅读

疯批王爷的下堂妃
独家新书《疯批王爷的下堂妃》由著名作者今朝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乐元夜寒,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,却又顺理成章,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,那么楚乐元夜寒的结局究竟会如何呢?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辱她者,欺还之!一朝穿越,成了他最厌恶的下堂妃。吃剩菜,睡破房,遭陷害,遇狂蟒!楚乐笑眯眯提着棍子,和离!但债,她照讨不误!摇身一变,她名动京城。银库日进斗金,美男趋之若鹜。谢家二少爷送玉如意一柄。冷家小少爷送夜明珠十件。楚乐眸光慵懒,就没什么新奇的玩意儿?有的,您那和离的疯批王爷要把他自个儿送给您,眼
作者:今朝 更新时间:2022-09-01 16:20:48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 

第15章 :半夜去偷吃

楚乐心中的大石头落了下来。

却不免觉得原主有些憋屈,嫁进来那么多年,居然还是个处子之身,这若是传出去,又是京城一大笑话。

可转念一想,原主插足了别人的感情,落到这步田地也是应该的。

一时间,楚乐百感交集,她怪也不是,不怪也不是,索性期待着百花宴快点到,有了原主丞相老爹做主,她也无需被困在这里。

夜深。

浅溪放心不下楚乐,干脆来她房间打地铺。

楚乐躺在吊床,饿的饥肠辘辘。

沈容烟带来的那些补品都是清汤寡水,根本填不饱肚子。

浅溪也好不到哪里去,虽然说是单独给她饭吃,却也只是给一小块馍馍,还得被人盯着吃完才能进来,想要带回来给楚乐分点都是奢望。

听着浅溪来回翻身的声音,楚乐就知道她也饿了,兀自坐了起来。

“浅溪,你可想吃些东西?”

一听说吃东西,浅溪就一骨碌爬了起来,“王妃娘娘,难道还会有人给我们送饭吗?”

楚乐叹了一口气。

这傻孩子,还真是单纯呢。

“我们得自力更生。”

“王妃娘娘,荣乐阁没有厨房。”浅溪认真道。

楚乐:“……”

门外,两个下人的影子映照在门口,盯着那两个黑影,楚乐压低了声音。

“等会你就说你要回去睡,等回去之后,你就喊有刺客,他们肯定会过去。”

荣乐阁现在上上下下就他们四个大活人,浅溪就算是喊破了嗓子,也不会叫来更多的人,所以就不用担心惊动元夜寒他们。

只要引开这两个人,就已经足够了。

楚乐又从佛台前抽了一根香,“回去之后,你就点燃这根香,燃烧到一半的时候,我就会回来。”

这香是沈容烟的,她时常会拜佛,可楚乐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佛。

倒像是一个人,只是穿的像佛家。

浅溪接过香,有些担心起来,“王妃娘娘,您自己去真的可以吗?奴婢有些担心。”

楚乐拍了拍浅溪肩膀。

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。”

她顿了顿,又道:“日后不用自称奴婢,在我心里,你从来就不是一个下人。”

浅溪往前走的脚步一顿。

她眼眶猩红,片刻后,径直走了出去。

没过多久,浅溪的尖叫声就传了过来,两个下人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。

楚乐没有耽误任何时间,连忙走过去开门,却发现门被锁上了。

“还挺聪明!”

她暗暗咬咬牙,看向身后的窗户,嘴角勾起。

夜色如墨,清冷的月光落了下来,银辉闪闪,低浅的湖面上,有几朵荷花随风摇曳。

楚乐神色匆匆地走过。

忽的,她脚下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,硬邦邦的,不由得朝脚下看去。

借着皎洁的月光,一道黑影赫然涌入眼中,楚乐呼吸一滞。

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四起,楚乐迅速蹲下身,下意识地寻找血腥味儿的来源。

掀开被划破的衣襟,楚乐一眼就看见了血肉模糊的剑伤,汩汩黑血冒出,显然是中了毒。

楚乐心中一阵猛跳。

他是谁?是元夜寒的手下?

还是……真的刺客!

楚乐松开了撩着衣襟的手,眉心微拧,她虽然是医生,可若是被发现了自己的医术,必定会引来其他人的怀疑。

她转身欲走。

倏地,一只强有力的大掌扣住了她的脚踝,楚乐暗道不好,谁知那人一个拉扯,就将楚乐困在了他的身边。

他醒了?

楚乐不敢回头,用余光扫去,却发现蒙面人仍旧紧闭双眼。

只是一眼,楚乐就可以断定他中了流散毒,这毒毒性猛烈,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必死无疑。毒发之际,中毒者的感官只剩下听觉和痛觉。

这就是流散毒之阴,要中毒者承受百倍的痛苦,听尽身旁人的无助或嘲讽!

楚乐眸光一暗,她试图挣扎,可男人的力气大的很,她根本挣脱不开。

事已至此,她必须给男人解毒才行。

流散毒虽狠,却有一妙计可解,只需割开伤口,将藕粉倒进去即可解毒。

可大晚上的,她上哪去找藕粉?

楚乐忽的就看见了那些莲花,不由得摇摇头,看来这个蒙面人命不该绝。

用石子划破了伤口处后,楚乐将碾碎了的藕粉倒了进去,虽然颗粒不是很细腻,可要想解毒的话,够用。

楚乐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。

不知何时,脚下的手已经松开了,伤口处也冒出了鲜血,只是有几滴泥土落在了上面,虽然有感染的可能,但绝不会致死。

楚乐松了一口气,他看着男人的剑眉,忽的觉得有些熟悉,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好的预感。

这该不会是……

手,扯下了男人的蒙脸巾。

刀削般的五官不由分说地闯入了楚乐的眼帘,楚乐恶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。

妈的,元夜寒?!

靠!

她人傻了啊。

眼看着元夜寒要醒,楚乐心中抑郁无比,她霍然起身,直接抬脚把元夜寒踹进了荷花池里面。

噗通一声,男人掉了进去。

池子浅的很,根本淹不死元夜寒,楚乐问候了一遍元夜寒全家,提着湿了的罗裙消失在黑夜中。

楚乐还是被抓了。

她正在啃鸡腿,手里还提着给浅溪的肉包子和猪蹄儿,正准备跑出去的时候,跟迎面的元夜寒撞了个正着。

那一刹那,楚乐面如死灰。

元夜寒的书房内。

油灯内的火苗反复跳跃着,四周的气压极低。

楚乐的指甲死死地扣着掌心,卷翘的睫毛微微垂下,掩盖住眼底的担忧。

莫不是元夜寒知道了刚才的事情?

不,不可能,他当时根本没有彻底清醒,怎么可能知道是自己救了他?

楚乐从容笑着,开口:“这么晚了,王爷还把我留在这里,就不怕烟儿妹妹误会么?”

元夜寒墨色的剪瞳阴鹜冰冷,望着楚乐的眸子带着滔天的怒意。

如铁钳般的大掌扣住了楚乐的下巴,强迫她抬起头来。

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,那双瞳孔内跳跃的怒意,让楚乐倒吸一口冷气。

难道,他真的……

认出了自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