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小三劝退师韩如卿
《小三劝退师韩如卿》韩如卿冯斯年章节精彩试读

《小三劝退师韩如卿》韩如卿冯斯年章节精彩试读

小三劝退师韩如卿
玉堂的小说《小三劝退师韩如卿》是一个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,主角韩如卿冯斯年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,故事发展高潮迭起,该部小说的作者玉堂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小三劝退师韩如卿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一起来看言情小说《小三劝退师韩如卿》吧。我撇掉树枝走进庙内,只停留了两三分钟就跨出佛堂,冯斯年坐在不......
作者:玉堂 更新时间:2022-09-01 16:26:16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我撇掉树枝走进庙内,只停留了两三分钟就跨出佛堂,冯斯年坐在不远处的长椅等我,周围笼罩着一片清幽的禅意。

他尤为适合这种消寂到极点的味道,淡薄,沉默,孤独。

我朝他飞奔过去,他伸手接住我,摁在自己胸口,我说,“拜完了。”

山里风大也寒,他嗓音有些发闷,“你求什么。”

我往他大衣内钻取暖,“你猜。”

他云淡风轻,“一个女骗子能求什么,求财。”

我说,“世人拜佛是拜自己的贪欲,佛身由人铸造,人都摆脱不了的困境,佛就更难了,跪在佛堂下也是利欲熏心,就算仅仅求它保平安,归根究底不也是贪生吗?无欲无求的人什么也不信,照样活几十年。”

冯斯年从没听过这样偏执的见解,“那你拜什么。”

我注视他,一字一顿,“我不求富贵,只求佛祖保佑冯先生早日爱上我,这可不是贪。”

冯斯年眼底浮现一抹轻蔑,“爱上你?”

我搂住他脖子,煞有其事,“佛答应了。”

他脸上的讥讽缓缓转为深浓的笑意,最终正色一收,眉间无喜无怒,“佛答应你,你未必有本事成功。”

我倒在他怀里咯咯笑,“冯先生口是心非。”

他无动于衷看着别处,我自下而上仰望他,“你动心了那么久,也该喜欢我了,不是吗。”

他垂眸,仍旧了无波澜。

冯斯年头顶遮蔽着墨绿色的松树冠,在半丈高之外,掠影浮光之间,他的皮肤越发苍白,那双眼却黑亮胜似长夜。

我翻身坐起,痴缠住他身体,“等冯先生喜欢上我——”我手指从额头垂直向下,犹如一柱吞没他的春潮,似水柔情又溺人性命,轻轻漫过他眉眼,唇颌,再变成一柄手枪的形状,凶狠抵住他心脏,“我会剜你的肉,吸你的血,狠狠地报复你,报复你软禁我,用武力逼迫我向你屈服。”

冯斯年意味深长审视我,“你有一万句谎言,就这一句倒是实话。”

我媚态横生吻着他嘴唇,“到时你还舍得惩罚我吗。”

“是惩罚吗。”他扣住我手臂,将枪的手势一根根掰开抚平,他握在手心,一把扯过我,刹那吻得更深,“武力没让你舒服吗。”

我使劲咬他,直至我尝到一缕淡淡的血腥,他退出松开我。

我意犹未尽吮着,“冯先生对冯太太也这么撩人吗。”

冯斯年没有给答案,他上半身靠着椅背,舌尖舔净嘴角的血丝,这个姿势被他演绎得格外性感,一种惊心动魄的致命野性。

我们傍晚才下山回到庄园,侍者引领至一间包房内,关宸正在里面等候。

她看到我跟来,颔首唤了一声韩小姐,我也点了下头。

冯斯年在茶桌旁落座,我也要随着他一起坐,他制止我,“这里有温泉,添了几味养颜的药材,你去试一试。”

我当然明白他在刻意支开我,我俯下身从背后抱住冯斯年,挨着他耳畔问,“我还不够娇嫩啊。”我声音压得更低,“冯先生昨夜不是相当欲罢不能吗?”

他闷声笑,“我可没累瘫过。”

我沉下脸,“敢情腿酸的不是你。”

冯斯年吩咐廊檐下站立的服务生,“带她去温泉池。”